《歌手2024》首期直播“玩大了”,那英很紧张观众很着急

昨晚,《歌手2024》在时隔四年后再次回归,并开创性地采用直播 不修音的方式播出,在播出前就被预期这次“玩大了”。

这一季《歌手》还主打“国际化”特色,首发七位歌手中,两位选手来自海外,而在昨晚的首场比赛中,这两位海外选手也荣膺排行榜前两位,就连被内娱公认为“金嗓子”“大姐大”的那英,也只能屈居第三位。这场内娱歌手多少有点被全方位“吊打”的首场比赛后,呼吁内娱歌手大VOCAL尽快补位的呼声显得也越来越高。

那英回应首播紧张

其实,复盘整场演出,也不难理解如今的结果。《歌手》作为一个现场音乐竞演节目,尽管今年加上了全球线上听众作为补充,主要的选票仍然来自于录制现场的观众。对音乐表演来说,观众到底嗨不嗨,有没有听进去,其实主要取决于现场氛围感是否到位,而与歌手真实的表演水平有所偏差。同时,这种竞技舞台也更适合大嗓门、铁肺等擅长展示音乐技巧的歌手,也就是观众们如今呼吁的大VOCAL型选手,“业务标兵”代表如前几季的黄妈黄绮珊、“国家队”谭晶,以及新生代的谭维维、袁娅维等。

然而,伴随着《歌手》节目的迭代升级,这档节目近年来的选人标准早已脱离了一味的“铁肺”标准,而是转向展示音乐的丰富性,因此在选人时特别注意不同音乐类型歌手的搭配。这一季《歌手》的首发阵容也是这个路数,国内选手中,除了那英算得上是“技术流”,杨丞琳、汪苏泷都是流行唱法的“小嗓”,二手玫瑰更像是展示民族乐器丰富性的,海来阿木的通俗唱法则多少是为了迎合如今的观众。

那英回应首播紧张

对比海外选手法乌齐亚?奥伊亚(Faouzia)和香缇?莫(Chant? Moore),其中香缇?莫是标准的拉美嗓,唱的是大开大合的R&B,甚至还献上了超越海豚音之外的“哨音”,对现场观众来说显然算是“见了大世面”。

那英回应首播紧张

“00后”选手奥伊亚虽然知名度和歌曲的辨识度稍弱,但胜在提供了一流的音乐审美,演唱过程中技巧的展示也相当到位,对观众来说也算视听盛宴。此外,由于国外歌手普遍采用真唱的方式,两位选手超级稳定的现场发挥,对于歌曲的表现力也有直接的加分,两首歌曲拿下昨晚的前两名,确实当之无愧。

那英回应首播紧张

说回内娱歌手。选人标准上的差异就能看出,这场首发比赛中除了那英,几乎其他几位选手面对外国唱将的降维打击,多少都有些难以招架。公平而论,昨晚那英的《默》体现出了内娱通俗唱法的高级段位,情感表达与技术完成也都很好,但那英高度紧张的状态,多少还是透过表演传递出来。同样受到表演情绪影响的还有杨丞琳,虽然选择了经典曲目《带我走》,但直播的压力和歌手舞台的意义,还是让她紧张之下发挥得不算特别稳定,嗓子发紧和气息不稳的问题也较为明显。

那英回应首播紧张

剩下的三位选手,其实汪苏泷本身是比较有赢面的。他的歌曲有诸多代表作,如果选择现场演唱,其实是可以引起现场大合唱,并凭借情怀拿下一城。但本身对舞台有期许,也希望借机突破自己的汪苏泷,固执地选择了在首发表演中演唱全新未面世的原创歌曲。尽管表演很稳定,但歌曲的辨识度缺失导致“先天不足”,甚至不如香缇莫演唱的英语歌曲有观众缘,小情歌的现场表现力又整体弱于飙高音,能拿到第四名的位置对汪苏泷来说,也算不冤。

那英回应首播紧张

剩下的两组,二手玫瑰乐队和海来阿木,其实更像特色型选手。面对海外选手大开大合的表演,二手玫瑰的现场虽然气氛很足,但在音乐喜好上未必能够赢得所有人的喜欢;海来阿木一样是这个问题,虽然歌手及作品在某种程度上知名度和传唱度很高,但在大众认知层面其实有所欠缺。这些缺陷最终导致他们最终位列排名中后的位置,也再次印证了《歌手》这个舞台的大众化属性。

有趣的是,这是继上一次Jessie J夺冠以来,《歌手》第一次因为中外对比过于鲜明而受到全民关注。对于《歌手》这档节目的创新来说,国际化这张牌像是提供了鲶鱼效应,成功激活了老牌节目的生命力。首播结束后,有观众甚至拿那英的满姓打趣,调侃这场比赛是“叶赫那拉?英子”的决战,不少观众也因为极强的民族荣誉感,希望内娱歌手拿出相应的水准“备战”,开始积极为节目组出谋划策。调侃归调侃,当《歌手》真的走向了国际化,我们一度躲藏在修音背后的内娱歌手们,真的有实力与国际接轨、应声一战吗?这或许是本季《歌手》最大的悬念,也将是鲶鱼效应最好看的地方。

艺绽热门阅读文章

   本期作者、编辑:李夏至

   本期监制:周南焱

文章来源:艺绽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!

版权声明:本站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或转载于互联网,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Li20230712@gmail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合作:Li20230712@gmail.com